心所有法(根本煩惱)

上師略傳菩提道次第廣論上師五十法頌略釋圓覺經大智度論大乘百法明門論天台小止觀影音講座電子法寶學佛心得菩提學會座談會公告欄/法寶流通

 

釋名、造論者、譯者
一切法無我
心法(六識)
心所有法(五遍行)
心所有法(五別境)
心所有法(善十一)
心所有法(根本煩惱)

 

 

 

四、根本煩惱六者。謂貪。瞋。癡。慢。疑。惡見。

此六種。乃一切煩惱之根本。煩惱皆由此而生長故。

 

四、根本煩惱六者。謂貪。瞋。癡。慢。疑。惡見。

anired05_up.gif

  第四類「根本煩惱」有六種:就是貪、瞋、癡、慢、疑,以及惡見。

  此六種。乃一切煩惱之根本。煩惱皆由此而生長故。這六種,是一切煩惱的根本,所以稱為「根本煩惱」。有了這六個根本煩惱,所有的煩惱都跟著衍生出來了。

 

一、貪者謂於有有具染著為性。能障無貪。生苦為業。謂由愛力取蘊生故。

言貪者。於五取蘊耽染愛著為性。輪迴三界能生苦果為業。謂由此貪愛為因。於三界取蘊苦果生生不斷。所謂愛欲為因。愛命為果。又云。有。謂後有。三有異熟之果。有具。謂彼惑業所感中有。及器世間也。

 

  根本煩惱第一個是「貪」。

一、貪者謂於有有具染著為性。

  「貪」,就是對輪迴三界的果(有),以及能生三界的因(有具),都深深的染著,這就是它的體性。譬如:這一生的名聞、利養,是過去生中善業帶來的,如果我們了解業果的道理,就不會在享受這些成果時,生起絲毫的貪著,這樣才不會對三界的異熟果報(有)產生染著。同樣的,若是我們對於三界輪迴的因(有具),具有正見正思惟的話,也不會在這上面繼續串習增長。因為「貪」是輪迴的因,若是使貪欲增長,無異是串習更多輪迴的因而已。

能障無貪。生苦為業。

  「貪」,使我們耽著難捨,因此障礙「無貪」的生起;也生出一切輪迴的苦果,這就是「貪」的作用。

謂由愛力取蘊生故。

  是因為這個貪愛的力量,才有了五取蘊的生命,而生出一切輪迴的苦果。

  言貪者。於五取蘊耽染愛著為性。「貪」,是對這個五取蘊身產生耽染愛著,這是「貪」的體性。

    輪迴三界能生苦果為業。因此輪迴三界,生出一切的苦果,即是「貪」的作用。

    謂由此貪愛為因。於三界取蘊苦果生生不斷。就是這個貪愛的因,才使得三界五取蘊的苦果生生不斷。

    所謂愛欲為因。愛命為果。正所謂「愛欲為因,愛命為果。」這句話出自圓覺經,意思是說:愛欲是輪迴的因。由於愛欲,才生出這一期的生命,但有了這個五取蘊之身之後,又對它產生種種的貪著,才使得輪迴不斷。

  又云。有。謂後有。三有異熟之果。有具。謂彼惑業所感中有。及器世間也。「有」,是後有,指三界異熟的果報。「有具」,是指輪迴三界的因—貪愛。因為貪愛,才會感得「中陰身」,以及三界的器世間。在這一期生命結束後,是一股對「我愛」強烈的執著,才形成了「中陰身」。這個「中陰身」,又帶著強烈的貪欲去投生,所以整個推動輪迴的力量,其實就是愛欲。這一期的生命,是正報;所依存的器世間,是依報。但不論是正報,還是依報,都是由愛欲而造業,由業力而顯現的三界果報體。

 

二、瞋者。謂於苦苦具憎恚為性。能障無瞋不安隱性。惡行所依為業。謂瞋必令身心熱惱。起諸惡業。不善性故。

言瞋者。謂忿怒也。苦。謂生老等八苦。苦具。謂一切有漏但能生苦者。皆名苦具。以憎嫉忿恚而為自體。謂由憎嫉而起瞋恚。故以憎恚為體。能障無瞋。心不安隱。及諸惡行所依而為業用。謂瞋一起舉身燥熱。心復惱悶。諸所惡業皆從此起。諸不善心皆從此出。故曰一念瞋心起。八萬障門開。又云。瞋於羣生損害為性。住不安隱。及惡行所依為業。不安隱者。謂損害他。自生苦故。

 

  根本煩惱第二個是「瞋」。

二、瞋者。謂於苦苦具憎恚為性。能障無瞋不安隱性。惡行所依為業。謂瞋必令身心熱惱。起諸惡業。不善性故。

  「苦」,是苦果,指三苦、六苦、八苦等;「苦具」,是三界中一切能生苦果的因。對於這些苦因、苦果,因為不能忍受,所以就起了討厭、憤恨的心理,這就是「瞋」的體性。若是我們能夠了解這些苦因、苦果,是自己過去的惡業所感,當下就能安然忍受,而不發瞋恚心。否則,一動了瞋心,不但能障礙「無瞋」的生起,身心也因此不得安穩,跟著更容易造下種種的惡行,這些都是瞋心所起的作用。因為瞋心使人身心熱惱,由於不能忍受,身、口、意就很容易造下惡業。

  言瞋者。謂忿怒也。苦。謂生老等八苦。苦具。謂一切有漏但能生苦者。皆名苦具。「瞋」,就是忿怒。「苦」,是指苦果,如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熾盛等八苦;或苦苦、行苦、壞苦等三苦都是。「苦具」,是指苦因,凡是三界中能生苦果的因,都稱為「苦具」。

  以憎嫉忿恚而為自體。謂由憎嫉而起瞋恚。故以憎恚為體。「瞋」,是以憎惡、嫉妒、忿恨、恚惱,為它的自體。因為先有了憎恨、嫉妒等心理,才生起瞋恚,因此就以憎恚為它的體性。

  能障無瞋。心不安隱。及諸惡行所依而為業用。「瞋」的作用,是障礙「無瞋」的生起;使心起熱惱不得安穩;並且因此造作種種的惡行。

  謂瞋一起舉身燥熱。心復惱悶。諸所惡業皆從此起。諸不善心皆從此出。故曰一念瞋心起。八萬障門開。只要瞋心一起,全身立刻變得燥熱,心裡又是氣惱、又是煩悶,這時很容易因為失去理性或耐性,而做出種種的惡行。一切傷害、報復等壞念頭,也都是在這時產生。所以才會說:「一念瞋心起,八萬障門開。」,因為不管是修行上或者世俗上的障礙,都是跟著瞋心而來的。

  又云。瞋於羣生損害為性。住不安隱。及惡行所依為業。不安隱者。謂損害他。自生苦故。又說:「瞋」的體性,就是對眾生起損害的心。「瞋」的作用,是使心不安穩,以及造作一切的惡行。所謂的「不安穩」,是指因為瞋心而造作了損害他人的身口意業,不但當下身心熱惱,而且將來還要遭受果報,引發更大的苦果。

 

三、癡者。謂於諸事理迷闇為性。能障無癡。一切雜染所依為業。諸由無明起疑。邪見。貪等煩惱隨煩惱業。能招後生雜染法故。

言癡者。謂無明也。有二種。一、根本無明。多迷諦裡。二、枝末無明。多迷事相。謂於理事不能明了。昬迷暗昧而為體性。能障無癡善根。生煩惱業。故云一切雜染所依也。次轉釋。謂由無明能起根本煩惱隨煩惱業。又能招感後生苦果。故知一切染法皆依無明而有。若離無明無有起處故。

 

  根本煩惱第三個是「癡」。

三、癡者。謂於諸事理迷闇為性。

  「癡」的體性,就是對一切的事(諸法的事相)、理(諸法的實相)不明瞭。

能障無癡。一切雜染所依為業。

    我們的愚癡無明如果沒有去除的話,就會障礙「無癡」善根的生起;一切的煩惱雜染也跟著產生,這就是「癡」的作用。

諸由無明起疑。邪見。貪等煩惱隨煩惱業。能招後生雜染法故。

  因為愚癡無明,才會以為有我,因此產生貪、瞋、慢、疑、邪見等根本煩惱,以及隨煩惱,再由煩惱造業,而招感後世的一切苦果。

  言癡者。謂無明也。有二種。一、根本無明。多迷諦裡。二、枝末無明。多迷事相。「癡」,就是無明。可分為二種:第一「根本無明」,是對諸法實相的本體界不了解;第二「枝末無明」,是對一切因緣所生的現象界不明瞭。

  謂於理事不能明了。昬迷暗昧而為體性。能障無癡善根。生煩惱業。故云一切雜染所依也。由於「癡」是對理 (本體界)、事(現象界)不能明了,因此就以昏迷暗昧為它的體性。它的作用,則是障礙「無癡」善根的生起:以及由煩惱而造作種種惡業。所以,「無明」可說是一切雜染的所依。

  次轉釋。謂由無明能起根本煩惱隨煩惱業。又能招感後生苦果。故知一切染法皆依無明而有。若離無明無有起處故。另外,轉釋當中也說,「無明」不但能生起根本煩惱和隨煩惱,也能造下種種惡業,招感生死的苦果。由此可知,一切的雜染法,都是依「無明」而有,若是離開了「無明」,所有的煩惱也就沒有起處了。

 

四、慢者。謂恃己於他高舉為性。能障不慢。生苦為業。謂若慢於德。有德。心不謙下。由此生死輪轉無窮。受諸苦故。

言慢者。謂我慢也。以恃己尊勝。貢高輕舉。藐視一切。是其自體。生苦是用。次轉釋。謂彼平生不以德業為事。故慢於有德。以於一切有尊德者。不生謙恭。不自卑下。自高自大。輕陵蔑裂。由此生死無窮。受苦不盡故。慢有七種。皆以我慢為主。故此單說我慢。

 

  根本煩惱第四個是「慢」。

四、慢者。謂恃己於他高舉為性。

  「慢」,就是高舉的心。在自己和別人比較以後,永遠覺得自己高過他人,這就是「慢」的體性。

能障不慢。生苦為業。

  因此,它會障礙我們的謙虛(「不慢」),以及生出種種的苦果,這是「慢」所產生的作用。

謂若慢於德。有德。心不謙下。由此生死輪轉無窮。受諸苦故。

  由於「慢」是對三寶等功德,以及具有功德的人,妄自尊大、不肯謙下,因此才造下種種惡業,致使生死輪轉不斷,受無量的苦。

  言慢者。謂我慢也。以恃己尊勝。貢高輕舉。藐視一切。是其自體。生苦是用。這裡所說的「慢,」主要是指「我慢」。就是執著自己是最尊貴、最殊勝的,因此貢高、輕舉、藐視一切。這是「慢」的體性。它的作用,則是產生各種的苦果。

  次轉釋。謂彼平生不以德業為事。故慢於有德。其次,轉釋當中也說,由於自己平生無法勤修德業,因此才會對有德的人,生起貢高我慢的心。

  以於一切有尊德者。不生謙恭。不自卑下。自高自大。輕陵蔑裂。由此生死無窮。受苦不盡故。這樣對一切尊貴、有德的人,不但心不能謙恭、卑下,反而自高、自大、輕蔑、凌越一切,當然就容易造下各種惡業,使得生死不斷,受無盡的苦。

  慢有七種。皆以我慢為主。故此單說我慢。慢有七種:

  一、慢:對於不如自己的加以輕蔑;和自己相等的也予以輕蔑。

  二、過慢:和自己相等的,認為自己勝過他;勝過自己的,卻認為和自己差不多。

  三、慢過慢:勝過自己很多的,也認為自己勝過他。

  四、我慢:把五取蘊當作是我、我所,而自恃、高舉,處處想駕凌於他人之上。

  五、增上慢:唯有在修行者身上生起。就是並未真實證得禪定、神通、果位,以為自己已經證得禪定、神通、果位。

  六、卑慢:他人明明勝過自己很多,卻毫無慚愧的說自己只差他一點點,這是由自卑感所引起的自大狂。

  七、邪慢:自己其實沒有功德,卻為博取虛名假利,到處宣揚自己的功德。

這七種慢心主要是以「我慢」為主,」所以在這裡單說「我慢」。

 

五、疑者。謂於諸諦理猶豫為性。能障不疑善品為業。謂猶豫者。善不生故。

言疑者。無决定見也。謂於無我諦實之理。無决定見。狐疑不信。不能决意直前修諸善業。故善不生。此疑依六事而生。一、聞不正法。二、見師邪行。三、見所信受意見差別。四、性自愚魯。五、甚深法性。六、廣大教法。由此六種疑方生故。

 

  根本煩惱第五個是「疑」。

五、疑者。謂於諸諦理猶豫為性。

  「疑」,是對諸法的真實諦理猶豫不決,這就是它的體性。

能障不疑善品為業。謂猶豫者。善不生故。

  「疑」能障礙由「不疑」所成就的善品,這是它的作用。因為猶豫不決的人,是不可能生起任何善法的。

  言疑者。無决定見也。謂於無我諦實之理。無决定見。「疑」,就是沒有決定的勝解。由於對「無我」的真實諦理不了解,因此無法產生決定的勝解。

  狐疑不信。不能决意直前修諸善業。故善不生。既然狐疑不信,就無法下定決心、勇往直前修一切善業,所以善法不能生起。

  此疑依六事而生。一、聞不正法。二、見師邪行。三、見所信受意見差別。四、性自愚魯。五、甚深法性。六、廣大教法。由此六種疑方生故。這個「疑」,是依六種情況而產生的:第一是聽聞不正法,沒有正知見;第二是見到上師有不如理如法的地方;第三是各宗各派的意見相左時;第四是愚癡性重;第五是無法了悟大乘所說的甚深法性;第六是不能理解大乘中的廣大教法。以上這六種原因,都可能生起懷疑。

 

六、不正見者。謂於諸諦理顛倒推求。染慧為性。能障善見。招苦為業。謂邪見者。多受苦故。此見差別復有五種。

言不正見為顛倒者。謂以正為邪。以邪為正。染慧而為體性。招感積集一切苦事。而為業用。謂惡見者。以苦捨苦。此世他世多受苦故。此一惡見行相差別。復有五種。

 

  根本煩惱第六是「不正見」。

六、不正見者。謂於諸諦理顛倒推求。染慧為性。

  「不正見」,是對諸法真實的諦理,做顛倒的推求、比度,以邪為正、以正為邪。這種染污的惡慧,就是「不正見」的體性。

能障善見。招苦為業。

  「不正見」,不但能障礙「正見」的生起,還會招感一切的苦果。這是它的作用。

謂邪見者。多受苦故。

  因為錯誤的邪見,引導的多半是錯誤的邪行,果報當然就多苦了。

此見差別復有五種。

  這「不正見」,又有「薩迦耶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五種的差別。

  言不正見為顛倒者。謂以正為邪。以邪為正。染慧而為體性。「不正見」為什麼稱為「顛倒」呢?因為它以正為邪、以邪為正,所以稱為「顛倒」。這種染污的惡慧,就是它的體性。

  招感積集一切苦事。而為業用。而招感、積集一切的苦事,就是它所發揮的作用。

  謂惡見者。以苦捨苦。此世他世多受苦故。因為持有這些錯誤見解的行人(如一些修苦行的外道),嘗試以苦行的方式來捨棄三界的苦,以為這樣可以清淨業障,可以達到涅槃解脫。結果不但使得這一世受苦,他生還必須遭受無量的苦,這都是「不正見」所造成的過失。

  此一惡見行相差別。復有五種。這一類的「惡見」,由於行相的差別,又分為五種:

 

一、薩迦耶見。謂於五取蘊執我我所。一切見趣所依為業。

薩迦耶者。此云身見。執身為我。起諸見故。謂於五取蘊法。執我我所。由此身見。一切見趣依之而起。

 

  第一種是「薩加耶見」。

一、薩迦耶見。謂於五取蘊執我我所。

  「薩迦耶見」,是把五取蘊之身,妄執為「我」、及屬於「我所」有的。

一切見趣所依為業。

  有了「薩迦耶見」,其他一切錯誤的見解都跟著生起,這就是它所發揮的作用。

  薩迦耶者。此云身見。執身為我。起諸見故。「薩」,是「有」;「迦耶」,是「身」,因此翻為「身見」。就是執著五蘊假合之身為「我」,也依此生起各種的不正見。

  謂於五取蘊法。執我我所。由此身見。一切見趣依之而起。只要對色、受、想、行、識五蘊,執著是「我」或「我所有」,就會因為這個「身見」,而生起一切趣向於「我」的不正見。

 

二、邊執見。謂即於彼隨執斷常。障處中行出離為業。

邊見者。謂此邊執。皆是薩迦耶見增上之力。隨彼所執起斷常見。障處中道出離。而為業用。

 

  第二種是「邊執見」。

二、邊執見。

  所謂「邊執見」,是從「薩迦耶見」來的,是討論「薩迦耶見」有、無的問題。

謂即於彼隨執斷常。

  倘若認為它是斷滅(無)的,則落在「斷邊」;如果認為它是永恆存在(有)的,則落在「常邊」。這樣對「薩迦耶見」執斷、執常,就是「邊執見」的體性。

障處中行出離為業。

  「中行」,就是中道,指的是「道諦」。佛法是中道而行,所以不會落在斷常二邊。「出離」,就是涅槃解脫,指的是「滅諦」。「邊執見」,能障礙我們處中道而行的「道諦」、及出離生死的「滅諦」,這就是它的作用。

  邊見者。謂此邊執。皆是薩迦耶見增上之力。「邊見」,就是在「薩迦耶見」之上,進一步討論它是斷、是常的邊執見解。「常」就認為它是永恆存在;「斷」則認為它是斷滅空無。

  隨彼所執起斷常見。障處中道出離。而為業用。但不論所執的是那種邊見,都會障礙我們修習中道,以及無法出離生死,這就是它所發揮的作用。

 

三、邪見。謂謗因果作用實事。及非四見。諸餘邪執。如增上緣。名義遍故。

邪見者。謂謗無因果。破壞正見也。此見如增上緣。四見所不攝者。皆此見攝。謂一切惡見。皆依此起也。謗因果作用實事者。瑜伽云。謂依世間諸靜慮故。見世施主一期壽命。恒行布施。無有斷絕。從此命終生下賤家。貧窮匱乏。彼作是思。定無施與愛養祠祀故。意謂作善而無好報。此乃謗無因果也。

 

  第三種是「邪見」。

三、邪見。謂謗因果作用實事。及非四見。諸餘邪執。如增上緣。名義遍故。

  「邪見」,就是邪執的見解。範圍最廣,包括了謗因、謗果、謗作用、謗實事,還有其他不屬於「薩迦耶見」、「邊見」、「見取見」、「戒禁取見」四類的邪執,都歸在「邪見」當中。就像四緣中,無法歸在「親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當中的,都屬於「增上緣」。這樣的歸類方式,主要是希望名稱能遍攝一切的義理在內。

  邪見者。謂謗無因果。破壞正見也。「邪見」,就是邪執的見解,如謗無因果等,能破壞一切的正見。

  此見如增上緣。四見所不攝者。皆此見攝。謂一切惡見。皆依此起也。「邪見」和「增上緣」一樣,含攝三緣以外其他的義理,凡是無法歸類在其他四見的,都稱為「邪見」。因為一切錯誤的見解,都因「邪見」而起。

  謗因果作用實事者。「邪見」,除了謗無「因果」之外,還謗無「作用」、「實事」。「作用」,是指此(彼)世間、父母、中陰身等;「實事」,是指證得阿羅漢果位等。不承認有這些「作用」、「實事」的,都屬於「邪見」的範圍。

  瑜伽云。謂依世間諸靜慮故。見世施主一期壽命。恒行布施。無有斷絕。從此命終生下賤家。貧窮匱乏。瑜伽師地論當中,就引了一個謗無因果的例子。有一位外道,因為修習「世間禪定」(不是「出世間」禪定,所以不能解脫),得了天眼,看到一位施主一生沒有間斷的行布施,死後卻生在下賤、貧苦的人家,過著非常貧窮匱乏的日子。

彼作是思。定無施與愛養祠祀故。意謂作善而無好報。此乃謗無因果也。就想道:一定沒有布施得好報這樣的事,也沒有祭祀、供養三寶等功德可言。便宣稱作善沒有好報。這就是謗無因果的例子。關於謗因、謗果、謗作用、謗實事的內容,說明於下:

  1、謗因:認為沒有妙行、惡行的因。

無施與(布施沒有好的果報)、無愛樂(沒有善行、功德等愛樂法可以尊重)、無祠祀(認為三寶沒有什麼功德,不必以財食供養)、無惡行(也沒有所造作的惡行)。

  2、謗果:認為沒有妙行所招感的樂果;也沒有惡行所招感的苦果。

  3、謗作用:認為沒有這個世間、也沒有那個世間;沒有父、也沒有母;更沒有什麼化生有情等。

  瑜伽論說:「復見有一剎帝利種,命終之後,生婆羅門、毘舍、首陀羅諸種姓中,或婆羅命終之後,生剎帝利等種姓中。彼作是思:定無此世剎帝利等,從彼世剎帝利等種姓中來,亦無彼世剎帝利等,從此世間剎帝利等種姓中去。」這是謗無此世間、彼世間最好的說明。「又見母命終已生而為女,女命終已還作其母,父終為子,子還作父,彼見父母不決定已。彼作是思:世間必定無父無母。」這是謗無父母最好的說明。「或復見人身壞命終,或生無想,或生無色,或入涅槃,求彼生處,不能得見。彼作是思:決定無化生眾生(中有身),以彼處所不可知故。」這是謗無化生有情最好的說明。

瑜伽論中第一個例子,是說有一位外道在定中見到剎帝利死後,卻投生在婆羅門、毘舍或首陀羅等其他種姓中(古代印度種姓階級非常嚴格,認為是生生世世都不會改變的);或者看到婆羅門死後,投生在剎帝利等種姓當中。因此就斷言,沒有這一世的剎帝利,從上一世的剎帝利來;也沒有下一世的剎帝利,從這一世的剎帝利去。這就是謗無此世間、彼世間的例子。

  第二個例子,是他看到母親死後,投生為女兒;女兒死後,反生為母親,父子的情形也是一樣。就想道:父母之間的關係既然會有改變,這個世間必定是無父、無母了。因此不相信佛法所說,父精、母血、中陰身三緣和合而成胎的事實。

    第三個例子,是他看到人死後,並沒有中陰身去投胎,因此就想道:一定沒有化生有情(中陰身)的存在。但事實上,死後生無想天、無色天,或直入涅槃時,是沒有中陰身的。只因為他沒有足夠的智慧與神通可以知道他們的處所,所以才會生起這樣的邪見。

  4、謗實事者:是說世間沒有真正證到諸漏永盡而獲得解脫的阿羅漢。

 

四、見取。謂於諸見及所依蘊執為最勝。能得清淨。一切鬪諍所依為業。

見取者。謂取他見為己見。謂於前三見。及自所依蘊隨執一端。以為最為勝。即其所執。為能得清淨。由是各各互執為勝。一切諍依之而起。故曰一切鬪諍所依為業。

 

  第四種是「見取見」。

四、見取。謂於諸見及所依蘊執為最勝。能得清淨。一切鬪諍所依為業。

  「見取見」,就是所謂的「非果計果」。對於不可能得到的果,卻顛倒的認為可以得到。主要是對「薩迦耶見」、「邊見」、「邪見」所起的六十二種惡見,以及所依的五蘊之身,一一別計為最勝、最上,妄執由此見能得清淨、解脫、出離。由於各派所執的見解不同,也都堅持自己的主張是最殊勝,因此一切的鬪爭便激烈的展開了。這就是「見取見」所產生的作用。

  見取者。謂取他見為己見。謂於前三見。及自所依蘊隨執一端。以為最為勝。「見取見」,就是依前面三見(薩迦耶見、邊見、邪見)所起的惡見,以及自身所依的五蘊,隨執任何一端,以為最上、最勝。

  即其所執。為能得清淨。由是各各互執為勝。一切鬪諍依之而起。故曰一切鬪諍所依為業。認為只要依此「見取見」修行,就能得清淨、解脫、出離。由於各派都堅執自己的最殊勝,因此便引發各種諍鬪。所以「見取見」的作用,就是引發一切的諍鬪。

 

五、戒禁取。謂於隨順諸見戒禁。及所依蘊執為最勝。能得清淨。無利勤苦所依為業。

戒禁者。謂持牛狗等戒。及自拔髮熏鼻。僧佉定慧等。由執彼因果皆為最勝。為清淨。為解脫。為出離。依此進修。毫無利益。枉受勤苦。故曰。無利勤苦也。昔有二外道。一名布剌拏雉迦。受持牛戒。二名額剃剌羅棲你迦。受持狗戒。二人異時往佛所。種種愛語相慰問已。時布剌拏問世尊曰。此棲你持狗戒。修道已滿。當生何處。世尊告曰。汝止莫問。再三請佛。佛乃告言。受持狗戒。若無缺犯。當生狗中。若有缺犯。當墮地獄。彼聞佛言。悲泣哽咽。不能自勝。世尊告曰。吾先告言。止不須問。今果懷恨。時布剌拏言。不意此人當生狗趣。故我悲泣。然我長夜受持牛戒。將來亦當爾耶。唯願大慈。為我宣說。世尊告曰。准前狗戒。此等皆由不了真道。妄執邪因。

 

  第五種是「戒禁取見」。

五、戒禁取。謂於隨順諸見戒禁。及所依蘊執為最勝。能得清淨。

  「戒禁取見」,就是所謂的「非因計因」。如「持牛戒」而吃草,以為是生天的因,但學牛吃草並不能生天,這就是「非因計因」。只要是隨著各種執見所制定的戒律或禁忌,以及所依的五蘊之身,認為依照這些最殊勝的法門,嚴格持守各種戒律或禁忌,就能得到清淨涅槃的,都稱為「戒禁取見」。

無利勤苦所依為業。

  但實際上,那只是一些無利的苦行而已,並不能真正得清淨涅槃。所以,行無益的苦行,就是「戒禁取見」所產生的作用。

  戒禁者。謂持牛狗等戒。及自拔髮熏鼻。僧佉定慧等。這些「戒禁」的內容:包括持牛狗等戒(當時有些外道得了天眼,看見牛吃草、狗吃糞,結果死後卻生天,因此就學牛吃草、狗吃糞的行為,以求死後生天,這就是持牛狗戒。),以及拔自己的頭髮,用火熏鼻子,或者臥在釘床上等等,以為這樣是修戒、定、慧。

  由執彼因果皆為最勝。為清淨。為解脫。為出離。他們認為持守這些戒禁是最殊勝的,可以清淨業障,可以證得涅槃解脫。

    依此進修。毫無利益。枉受勤苦。故曰。無利勤苦也。那裡曉得,持守這些戒禁,並不能真正清淨業障,也不能證得涅槃解脫,這種毫無利益的苦行,只是白白的受苦而已,所以才稱為「無利的勤苦」。

  昔有二外道。一名布剌拏雉迦。受持牛戒。二名額剃剌羅棲你迦。受持狗戒。這裡也舉了一個例子:在印度當時有二個外道,一個叫布剌拏雉迦,是受持牛戒的。一個叫額剃剌羅棲你迦,是持狗戒的。

  二人異時往佛所。種種愛語相慰問已。時布剌拏問世尊曰。此棲你持狗戒。修道已滿。當生何處。有一次,兩人分別出發,卻同時到達佛陀處。在彼此互相慰問之後,持牛戒的布剌拏就問世尊:像棲你是持狗戒的,當他修道滿的時候,將會生在什麼地方?

  世尊告曰。汝止莫問。再三請佛。佛乃告言。受持狗戒。若無缺犯。當生狗中。若有缺犯。當墮地獄。世尊回答說:你最好不要問這個問題。但他再三的請求佛慈悲開示。佛最後就告訴他:受持狗戒的人,如果這一生都沒有犯戒的話,將來就會生在狗中,若是有所缺犯,就會墮在地獄中。

  彼聞佛言。悲泣哽咽。不能自勝。世尊告曰。吾先告言。止不須問。今果懷恨。布剌拏聽完佛陀的話後,立刻悲泣哽咽、悲不自勝。世尊又對他說:我已經告訴你最好不要問,看你現在哭得這麼傷心,是不是懷恨於我?

    時布剌拏言。不意此人當生狗趣。故我悲泣。然我長夜受持牛戒。將來亦當爾耶。唯願大慈。為我宣說。這時布剌拏回答說:我並不是懷恨世尊,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棲你將來會生在狗趣當中,進而想到自己,便不禁悲從中來。因為我一輩子都在持牛戒,將來的果報豈不也是生在牛中?既然已知錯誤,希望大慈的佛能為我們開示,如何才是正確的修行。

  世尊告曰。准前狗戒。此等皆由不了真道。妄執邪因。世尊於是告誡他們:過去你們持牛戒、持狗戒,是因為不了解真道,才會「非因計因」。只有如法受持佛法的淨戒,才能真正達到解脫。希望你們從今以後放棄所有的「戒禁取見」,不要再妄執邪因,就不會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

 top03.gif